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一品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78章 677休了

第678章 677休了

贺大夫人和贺二夫人彼此暗暗地交换着眼神,喜形于色。

她们的计划成功了!

果然,端木宪可是堂堂首辅,现在闹成那样,他脸上也是无光的,走到哪里都要被人戳戳点点,声名有瑕,更甚至还会有人落井下石。

贺太夫人拍了拍贺氏的右手,摆出长嫂的架势,温声叮咛道:“阿敏,待会儿见了人,你可千万不要心软。他想要接你回去,总得付出点代价,我们无论如何都得把条件谈好了!我们贺家人可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可不能让人给怠慢了!”

贺太夫人下巴微昂,神色间全是自信与傲然,一副“她都是为贺氏考虑”的样子。

在场的贺家人皆是笑逐颜开,也唯有唐氏在欣喜之余,又有一丝懊恼:她还以为公公至少要拖上一两天才会来贺家接人,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服软了。哎,自家兄嫂回去得太早了,这下不方便与公公谈条件了。

唐氏揉了揉帕子,目露乞求地看着贺氏。

贺氏知道唐氏的心思,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拍了拍她的手背。

意思是,放心,她家侄女的事,就包在自己身上。

贺氏当然知道唐氏这次为自己奔前跑后地筹谋有她自己的私心,但是总算她办事得力,否则自己到现在还被关在永禧堂里呢。

唐氏稍稍放下心来,唇角也有了笑意。

贺大夫人对着青衣丫鬟吩咐道:“去把端木家老太爷请过来吧。”

那青衣丫鬟又匆匆离去,与此同时,贺太夫人还在对着贺氏谆谆叮嘱着:

“阿敏,机会我们给你备好了。你家那位的性子,你这个枕边人最清楚了,从来都是最有主见的,错过这次,下次想再让他低头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况且,这次的法子也只能用这一回,下次可就不灵了。”

“难得他这回服了软,你可要把姿态摆起来了!待会儿,人来了,你先别说话,一切交给我们就是。”

“……”

贺太夫人滔滔不绝地说着,直到有丫鬟来禀说端木宪等人进了院子里,贺太夫人这才噤声。

她优雅地端起手边的青花瓷茶盅,慢慢地饮茶润嗓。

不一会儿,门帘外就传来了数人的脚步声,朝这边走近。

丫鬟把门帘挑起,端木宪就率先进屋,后面端木朝三人紧跟着鱼贯而入,随着这四个男人的到来,原本不算小的屋子一下子就变得拥挤了不少。

当贺氏看到端木宪进屋的那一瞬,心定了。

她微微垂眸,捻动着手里的紫檀木佛珠串,一派气定神闲。

贺家的丫鬟连忙恭请端木宪坐下。

“母亲。”端木朝、端木腾和端木朔三人纷纷给贺氏行了礼,兄弟三人的脸色都复杂极了。

屋子里点着淡淡的熏香,弥漫在空气中,可是此刻心烦意外的端木朝却只觉得这熏香浓郁又熏人,熏得他头昏脑涨。

贺氏淡淡地扫视了端木朝三人一眼,没说话,也没拿正眼看端木宪,一副“不想理会端木宪”的样子。

见状,端木朝心里几乎都快要吐血了。

端木朝抢在端木宪之前,赶紧开口道:“母亲,儿子听说您今天来探望大舅父与大舅母,特意过来接您回府。”

端木朝故意把贺氏回娘家的这件事说成了她只是回来看看兄嫂而已。

他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趁着端木宪没拿出休书前,先让贺氏服个软,把她劝回家去,大事化小。

“母亲,儿子知道您也许久没见大舅父与大舅母了,不过今天这时候也不早了,还是趁着宵禁前,先回去吧。来日方长。”

端木朝一边说,一边努力地对着贺氏使着眼色,希望母亲能识趣地顺着他给的台阶下来,这件事就能了了。

鉴于端木宪就在一旁,端木朝还不能把话说白了,急得他满头大汗,明明还是元月寒冬,他却仿佛整个人是从水里捞上来似的。

贺家人和贺氏当然也看出了端木朝的急躁,心里窃喜不已。

在她们看来,果然是端木宪服软了才会登门,不过,他还是放不下首辅的架子,所以才让端木朝出面劝贺氏,好哄贺氏回端木家。

这局棋虽然才开局,但是他们贺家已经占领了先机。

贺太夫人勾了勾唇角,神色间透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

她不动声色地给贺大夫人使了一个眼色,贺大夫人就知情识趣地对着端木宪说道:“二姑父,侄媳是晚辈,本来有些话也不当由侄媳来说,但是看二姑母这样子,侄媳有些话实在是不吐不快。”

“二姑母与姑父您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这夫妻间难免有些磕磕碰碰的,彼此退一步就是了。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您怎么能这么对待二姑母呢!”

“就是我们局外人看着,也替二姑母感到心疼啊。有道是,百善孝为先。孙女是晚辈,对祖母自当恭敬顺从,哪有令孙女这般做派的!这哪里像是首辅家的姑娘……”

贺大夫人差点就要把后半句“不知道是从哪个强盗窝跑出来的”说出了口,但是话到嘴边,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太对,这不是指桑骂槐地指着端木宪的鼻子说他是强盗吗?!

贺大夫人干咳一声,收住了嘴。

贺氏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不过她既然没拦着贺大夫人,显然就意味着贺大夫人说得这些就是她的意思。

端木宪连眉毛都没抬一下,脸上看不出喜怒。

端木朝的心则是急坠直下,又气又急。

无论今天这件事孰对孰错,但凡识趣的人家都是劝和不劝离,可是这贺家人简直没一点眼色,说得是什么话,是巴不得把父亲与母亲拆散了不成!

端木朝再一次抢在端木宪前面,对着贺大夫人硬声道:“大表嫂,你也说了,夫妻间难免有些磕磕碰碰的,彼此退一步就是了。”

坐在窗边的一把红木圈椅上的端木宪冷眼旁观着,幽黑的眸中深不见底,闪着精明的锐芒。

他知道贺家从年前开始上蹿下跳了这么久,折腾出这些来肯定是有其目的。

今天他既然都来了,就要看看贺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端木宪明知端木朝的意图,却一直没出声,先静观其变。

“外甥,你这就不对了。”这时,贺太夫人开口了,端着长辈的身份拉下脸来,面沉如水地对端木朝训道,“夫妻间磕磕碰碰是有,但也要分孰对孰错。你们端木家也太不像样了,纵着孙女怠慢长辈,今天能把你母亲赶出家门,明天就可以动粗了!难道还要你母亲一味忍让不成!”

动粗?!端木朝眼角抽了抽,他自认从不打女人,可是这一刻却是甩贺太夫人一巴掌的冲动都有了,心里恨贺家到现在还在搅风搅雨。

端木朝已经不想跟贺家人做口舌之争,再次看向了贺氏,哀求道:“母亲,算儿子求您了,您跟儿子回去吧。”

端木朝殷切地看着贺氏,双眼布满了如蛛网般的红血丝。

偏偏他又不敢直接说休书的事,生怕父亲万一是想吓唬一下母亲,要是被自己说破了,父亲下不来台,那就要真休妻了,那就再无转圜的余地了。

事有轻重缓急,反正他当务之急是先把母亲哄回去,以后再好好劝她和贺家断了往来就是了。

贺氏瞥了端木朝一眼,立刻就移开了目光,心道:大嫂说得是,她绝对不能心软。否则长房那两个丫头还不是要骑到她头上!

贺大夫人生怕贺氏会心软,义正言辞地对端木朝说道:“表弟,我知道你素是个孝顺的,你该帮二姑母多劝劝你父亲才是。”

“你母亲这两年多受了多大委屈,你难道看不到吗?!你接她回去,就是为了让你父亲继续把她关起来吗?!”

“哎,我们也知道你这个做儿子的夹在父母中间,那是两边都不好做人,今天这坏人就由我们来做。”

贺家人完全不给端木朝说话的机会,一个说完,另一个就立刻接口。

“二妹婿,”罗汉床上的贺太夫人朝端木宪那边看了过去,抚了抚衣袖,以居高临下的态度提出了条件,“这里也没有外人,我今天就敞开天窗说亮话。你想把阿敏接回去,可以。首先,你要答应把你们家那搅风搅雨的长孙女赶紧嫁出去!”

贺氏以指尖轻轻地摩挲着手里的佛珠串,眸光闪烁。

长房那两个丫头,小的那个不经事,就会撒娇卖乖,在端木府中,全仗着大的那个护着。只要把端木纭嫁出去,端木绯在府中也就孤立无援,以后便由着自己来磋磨了。

端木宪定定地看着贺太夫人,没有应声。

贺太夫人还以为端木宪是觉得不能把端木纭匆匆嫁出去,轻描淡写地又道:“二妹婿,不过一个绝户的姑娘,随便找户人家也差不多了。”

贺家早有准备,贺大夫人立刻就主动给端木宪提供了一个人选,“二姑父,据我所知,大理寺右寺丞府里正在给次子找媳妇,三天内就能成亲。这岂不是一桩天赐良缘?!”

大理寺右寺丞府好歹也是正五品官,也算便宜端木纭这丧妇长女了。贺大夫人嘲讽地勾了勾唇。

端木宪心下冷笑。

贺家还真敢说,大理寺右寺丞的次子自小就有不足之症,三步一咳,五步一喘,根本就是病秧子,这桩婚事之所以急,那也是因为冲喜的缘故,因为男方已经躺在床上三个月起不了身了,眼看着奄奄一息快要死了。

但凡会把家中姑娘嫁给这种病秧子的,要么是早年定了亲,为了信守承诺,再要么就是卖女儿,像这样不堪的婚事,贺家竟然也敢说给他们端木家的姑娘,莫非真以为自己好欺不成!

端木宪又一次想到那个被抄家的王御使,脸色更冷了。

端木朝心急如焚,只恨不得堵上贺太夫人和贺大夫人婆媳的嘴。他额头的冷汗更密集了,干咳了好几声,努力给贺氏使着眼色。

偏偏贺氏早打定了主意,无论端木朝做再多,也不过是媚眼做给瞎子看,徒劳无功。

端木朝不能怪贺氏,只能把账全都算在贺家头上,心中又恼又恨:也不知道贺家到底给母亲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连自己这个儿子的话也完全听不进去!

端木朝实在是没辙了,正要开口,然而,这一次端木宪抢在了他前面。

“还有呢?”

端木宪从容地看着贺太夫人与贺大夫人问道。

端木宪这么一说,贺家婆媳几个还以为他是答应了她们的第一个条件,又是一喜,心里更得意了。

这一局,他们贺家赢了!

贺二夫人连忙做了个手势,示意丫鬟给客人上茶。

贺氏也是暗喜,手下的佛珠捻动得更快了,心里觉得还是娘家人帮着自己。

想着,她的目光瞥向了端木朝,神色间就难免露出一丝不满。

她这个儿子真是无用,亏她十月怀胎把他生下来,他呢,就知道向着他父亲!谁让端木宪是首辅呢!也罢,子女也靠不上,一切还是以利益说话。

贺太夫人定了定神,强自按捺着心头的狂喜,镇定地继续道:“二妹婿,你那四孙女和封炎当年是皇上亲自赐的婚。你想来也听说了外面关于封炎实则姓‘慕’的那些传言了吧?说不定慕炎他真是……”

贺太夫人说着抬起右手,以食指指了指天,意味深长地笑了,“那么,你那四孙女就有大造化了。”贺太夫人的眼睛闪闪发亮。

端木宪微微地挑了挑眉梢,没想到话题会扯到这件事上,先是一惊,随即就露出几分若有所思来。

端木腾和端木朔还是第一次听说关于慕炎的这个流言,不由面面相觑。她的意思莫非是说慕炎是崇明帝的遗孤?!

端木朝却是曾经听说过一二的,但是之前他并没有当一回事,直到此刻从贺太夫人口中再次听闻,而端木宪又没有反驳。

端木朝不禁心跳砰砰加快,心如擂鼓,浮现一个想法:难道那流言竟然是真的!

贺太夫人幽幽地叹了口气,紧接着又语锋一转:“皇上的赐婚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这是端木家的运道,另一方面慕炎和皇上本就有仇,没准慕炎会因此迁怒到你那四孙女身上。”

“哎,要是你那四孙女懂得服个软也就罢了,可是这丫头啊被她姐姐养得蛮横任性,骄纵狂妄,目下无人,日后,她要是真的一步登天,肯定笼络不住慕炎。”

“就她那脾气,待来日两人成亲后,难道还指望慕炎哄着她不成?将来她肯定是要得罪慕炎的,生生就把一件天大的好事变成了坏事。”

听贺太夫人细数着自家四丫头的种种缺点,端木宪几乎要以为他们认识的根本就是两个人。

他淡淡地问道:“那当如何?”

贺太夫人觉得有戏,把声音又放柔了几分,“二妹婿,你我两家本是姻亲,亲如一家,不如让我贺家的姑娘以后与绯姐儿一起作对‘姐妹’,以后,两家互相扶持,互相帮衬,才能走得更远。”

“二妹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贺太夫人摆出一副为了端木家好的架式,苦口婆心,就仿佛他们贺家给慕炎送妾那不是为了自家,而是为了端木家,从这件事获益更多的也是端木家。

也就是说,贺家开出的第二个条件是要给慕炎送妾。

这贺家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莫非把他当傻瓜来哄了?!端木宪差点没笑出来,心里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原来贺家迂回地搞出这么多事来,是在打这个主意啊!

不过,也确实有一个“傻瓜”信了,傻乎乎地被人拿来当枪使……

端木宪用眼角的余光飞快地斜了贺氏一眼,嘴角讥诮地勾了勾。

也难怪贺家急着要把贺氏放出来,是想拿她作为谈判的筹码呢!

端木宪不为所动,可是端木朝、端木腾与端木朔却都心动了,脸上泛起异彩。兄弟三人都觉得贺家说得不无道理。

假设慕炎真的是崇明帝之子,其实无论是慕炎登基,还是大皇子登基,对端木家而言,都是好事。

端木绯自小被娇养,性子是有几分娇气,确实需要有人看着点,后宫中多一个贺家姑娘固宠,彼此帮扶,才能收拢慕炎的心。

合两家之力,端木家才能昌盛!

端木朝的眼睛越来越亮,自打端木宪说要休妻之后的郁结一扫而空。

原来如此。

原来母亲跟着贺家回娘家,并不是为了和父亲赌气,她是为了端木家的将来啊。

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着端木宪,眼神灼热得几乎快要把端木宪的衣裳烧了起来。

现在全看端木宪的意思了。

然而,端木宪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他还是那般云淡风轻,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端木宪不说话,屋子里便静了下来,沉默蔓延着。

起初,贺家人信心满满,觉得这事十拿九稳,可是见端木宪不语,又着急了,贺太夫人不动声色地拉了拉贺氏的袖口,示意她帮着敲边鼓。

贺氏心里其实早就有千言万语想说,见终于轮到她登场,这才抬眼看向了端木宪,畅所欲言:

“端木宪,当年,你中了探花后,在翰林院足足待了三年都没能升迁,后来靠的是我们贺家的人脉,你才能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地位。”

“还有贵妃,当年若不是有太后帮扶,我们的女儿也不可能成为现在的贵妃。”皇帝自年轻时就风流,后宫三千佳丽无数,为他诞下子嗣的也不是端木贵妃一个,贵妃之所以被封为贵妃也不过是贺太后一句话罢了。

“端木宪,你现在是要翻脸不认人了吗?”

贺氏句句都是咄咄逼人。

端木宪看着贺氏的眼眸又冷了三分,他此刻方知原来贺氏的眼界竟然浅到了这个地步。

但凡读书人谁不知道如果不是翰林院出身,以后是没有机会入阁的。

贺氏看出端木宪眼中的不以为然,冷哼了一声,又道:“你也别觉得是我们贺家占了便宜……”

“你一向喜欢长房那个老四,自然觉得她样样好,但外面谁不知道她仗着岑隐做靠山,到处得罪人。如今岑隐得势,自然没人敢对她怎么样,可是这花无百日红,万一岑隐倒了呢?到时候,还不是树倒猢狲散。”

“一入后宫深似海,在后宫中多一个人固宠,那也是多一个保障,对两家而言,都有好处。”

“便是你不为自己考虑,总该为珩哥儿的前程考虑吧?”

贺氏一说到端木珩,原本就心动的端木朝的心中更激动了。

他们端木家人丁不算旺盛,现在孙辈中也就端木珩有读书的天分,将来肯定能中进士。

但是端木宪年纪也不小了,不知道能在首辅的这个位置上坐多少年,将来端木珩入朝时,端木宪怕也帮不了几年了。

有道是,人走茶凉。端木宪一旦告老还乡,端木珩在朝上的位置就尴尬了,要是大皇子登基也就罢了,可要是登基的人是慕炎……

端木朝越想越觉得贺氏和贺家人说得不无道理,这件事无论对端木家还是对贺家,都是双赢的局面。

端木朝目光炯炯地看着端木宪,心道:父亲肯定会答应的吧,这是为了端木家好。

“翻脸不认人?!”端木宪淡淡地嗤笑了一声,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二十岁中探花,直接进入翰林院任编修,协助修撰《大盛会典》。二十六岁,任户部郎中。”

“三十二岁被提升为右副都御史,奉皇命前往大冯堤治理堤防决口。任职后,疏通上游含应河,疏通李家渡,共修三百里长堤,令得水患根治,受先帝嘉奖,升我为左副都御史。”

“三十五岁,调升为豫州左参政,彼时豫州茶岭城、知途县等三城山匪作乱,我奉檄文讨伐,只用了三个月就平息匪乱。”

“三十八岁,调往姜州任右布政使……”

“四十一岁,方调回京城,任户部左侍郎……”

“……”

端木宪有条不紊地把他自入仕后做出的政绩一一道来,眼神明亮而坚定,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我是靠着我自己才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的!”

他能一步步升迁,靠的是他这些年的政绩,而不是贺家为他走动、游说,就算曾经他能补户部郎中的空缺多少是看在了贺家的面子上,但这些年来,贺家渐渐没落,他没少帮衬贺家,不仅是还清了贺家的恩,而且还是以几倍回报。

而贺氏竟然还以为他能位列首辅全都是沾了贺家的光?!真真可笑!端木宪嘴角的嘲讽更深了。

随着端木宪的一句句,贺氏的脸色就像那黄昏的天空,越来越暗沉,脖颈间浮现根根青筋,恨恨地心道:端木宪这是要彻底抹煞他们贺家的功劳!

端木宪与贺氏四目直视,直呼其名道:“贺逸敏,有些事你忘了,但我还记得!”

“当年我曾再三告诉你,不要把我们的女儿嫁入皇家,但是你自说自话,趁着我外放的时候,和令姐说好了,把女儿许给了宁王为侧妃。当初,还是收到先帝的圣旨,我才知道这件事。”

端木宪的声音中难掩冷意。

十八年前,宁王登基,贺氏便感觉她像是押对了什么宝,自觉她有先见之明,极为得意,贺家也是,一直觉得他们帮了端木家多大的忙似的,却无视了端木宪原本根本就不想女儿与皇家结亲。

端木朝、端木腾和端木朔听着,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讶色,这些事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贺氏的面色更难看了,她当然还记得这些事。

当年就为了女儿的婚事,端木宪冷了她很久,直到长孙端木珩出生,才算缓了过来。

到现在,贺氏也不懂端木宪为什么不快,这明明就是件好事,他们的女儿如今可是贵妃,他们的外孙外孙女是金尊玉贵的皇子公主,这可是别人家求也求不来的尊贵!

夫妻多年,端木宪一看就知道贺氏在想什么,心里对她更失望。她至今还是执迷不悟,眼皮子实在是太浅。

端木宪本来还有很多话要说,可看着贺氏那愤懑的样子,他突然间就觉得没什么好说了,只说了六个字:“我没有欠贺家。”

这六个字不轻不重,不软不硬,却像是一块块巨石重重地砸在了贺家人的心口上,他们的脸色全都难看极了。

贺氏怒火中烧,连声音都微颤起来,反驳道:“端木宪,要不是我,要不是贺家,你能有今天!!你……你……”

“你这是过河拆桥!!”贺太夫人接口道,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一掌重重地拍在手边的方几上,那布满皱纹的老脸因为怒火而微微扭曲。

“哼,根本就是忘恩负义!”贺大夫人不满地说道,“上次老爷求他帮着周旋谋光禄寺的差事,他也不帮忙!”明明只是端木宪一句话的事,可是他却二话不说地拒绝了,眼睁睁地由着那么好的差事被旁人夺走了。

端木宪心里越发无语了,神情冰冷。

那光禄寺的差事可是岑隐从承恩公手里夺下来的,朝堂上下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要是让贺家谋了那个差事,不仅是贺家要与谢家结仇,而且说不定会引来岑隐的不满,甚至牵连大皇子和端木家。

看着端木宪与贺家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端木朝三兄弟皆有几分不知所措,不知道是惊多,还是疑多。

虽然端木宪没直说,但是很显然,他拒绝了贺家的提议,而且还决心与贺家撇清关系。

“父亲……”

端木朝试图缓和气氛,然而,端木宪既不想听他说,也懒得再跟贺家人争,随手从袖中掏出了一个信封,对着贺家人淡声道:“我今天过来是来送这个的!”

端木宪深深地看着贺氏,“贺逸敏,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但是你执迷不悟,端木家已经容不下你了。”

说着,端木宪直接把手里的那封休书放在了一旁的方几上,那儒雅的面庞上已经连失望都没有了。

容不下她?!什么意思?!贺氏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地褪去,双眸睁大,看向了那个被端木宪放下的信封。

这个莫非……莫非是——

休书!

不仅是贺氏,贺太夫人等人也都惊住了,身子彷如被冻结般。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yipinxs.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一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一品小说

猜你喜欢: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世婚软玉生香神医凰后味香华凤宠盛宠之嫡女医妃农女福妃,别太甜清宫熹妃传萌兽当妃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娇术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嫡女贵凰:狗万假不假_狗万返水怎么样_狗万优惠毒妃狠绝色龙阙吃货世子俏厨娘丧尸不修仙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炮灰攻略我家娘子已黑化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绣华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妃常霸道狗万假不假_狗万返水怎么样_狗万优惠之侯府良女
完本推荐: 照见星星的她全文阅读末世逃荒全文阅读刀碎星河全文阅读一笙有喜全文阅读盗墓笔记全文阅读自从我捡到了杀殿这白富美[综]全文阅读三国小侯爷全文阅读狗万假不假_狗万返水怎么样_狗万优惠到一九七六全文阅读狗万假不假_狗万返水怎么样_狗万优惠在白蛇的世界里全文阅读味香全文阅读魔性酷老公:独疼顽皮妻全文阅读诗酒趁年华全文阅读抗战之血染山河全文阅读七夜宠婚:神秘老公欺上身全文阅读异界那些事儿全文阅读史上最牛召唤全文阅读[综]炮灰,要逆袭么全文阅读武神风暴全文阅读从前有座灵剑山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狗万假不假_狗万返水怎么样_狗万优惠之最强大亨刘备的日常九幽天帝世界光梭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明朝败家子无限武道传妖龙古帝那年夏天,栀子花开剑骨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九龙圣祖美漫之道门修士合租医仙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造化之王全球首富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校园第一废物快穿攻略:黑化BOSS,极致宠狗万假不假_狗万返水怎么样_狗万优惠之独步江湖狗万假不假_狗万返水怎么样_狗万优惠五零巧媳妇御鬼者传奇超越狂暴升级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我的小人国八零神医小娇媳没有谁,我惹不起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一品小说移动版 - 一品小说手机站